高清专区
中文字幕
制服诱惑
女同性恋
卡通动画
丝袜长腿
少女萝莉
重口色情
人兽性交
精彩小说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boyuanqkw.com

    第一
            
    也曾仰望星空的你,可曾想过你所经曆的一切是否真实。可这真实确又要如
何去证明呢。你的经曆是靠他人的记忆而存在?还是你自己记的就当得数呢?以
下写的全当是我胡诌,您呢,得閑儿看看,也全当打发时间。
                       
    故事是源自于一次对于性的冒险开始的。。。。。。
           
    “喂~乐乐啊,在店没?我!我你杨哥。嘿嘿,听出来啦!呦,听声,接活
呢,嘿嘿!行行,我一会就到。哈哈!好嘞!”我撂下电话。哼着小曲就往西三
条胡同里走。着天,眼看着要入秋了,怎麽还这麽热。我特意挑吃完晚饭时候出
来的,也才走几步就裤衩背心湿透了,一出汗浑身不舒服。我扎耳挠腮的,来到
街口不起眼的拐角胡同里。
        
    着可是我的天堂,来时候一路上的美女,只能看不能干,可是来了这里是又
能看又能干!而且特别热情。摆脱了一个个热情的拉扯,我衷情的来到乐乐所在
的.咪咪按摩店.这个乐乐我最锺意的就她得天然白虎逼!都说白虎草着晦气,
不过我可不信着个。着丫头不大,身材微胖,皮肤白嫩。小嘴还会说,特能聊!
就是她那五顔六色的头发和唇钉我不得意。
      
    一进门,一个浓妆豔抹的中年妇女。“来了!是不又找乐乐。哈哈,你们这
帮骚老爷们儿就得意嫩的。你等会儿吧,着正干着呢也快,就一老头。”花姐拍
拍沙发让我坐下。我摸出两根烟,给了她一根。閑聊一根烟功夫,一老头出来了,
一身汗,跟水洗的似的。满头的银发。走路都打颤。“啊姑娘啊,你可要我命了,
。。不用扶着。。。我没事儿。”“哎呦爷爷慢点,看着点台阶。下次来啊~”
着乐乐扶着老爷子出门口,一回身就坐我怀里了!一股子刺鼻的香水味钻进我的
鼻腔。我伸出手环住她得腰说“着老逼灯鸡巴大不大?”乐乐伸手就掐我奶头!
“你咋这麽变态呢!人家着老爷子,可是打过仗的,老党员。草逼可比你凶。那
大黑吊头子也粗!”小乐乐坏笑着说!她知道我听不了这个!穿着小短裙屁股隔
着我的裤衩一蹭!鸡巴噌的就起来了!
         
    “你俩可鸡巴进屋草去吧!别在这腻了。”花姐笑骂着。我起身就抱她往里
屋走。“还全套啊?”乐乐搂着我问!“必须全套啊!这回你可得卖点力气,给
我好好舔舔屁眼子!”我放下她脱着裤衩背心说。乐乐狠狠白了我一眼。卷起短
裙,里头裤衩子都没穿,白乎乎的小骚穴,洞口还往出津着淫水。我往床上一躺,
乐乐就劈着小骚胯子骑我头上方!别误会我可不敢舔,我就爱看,还乐意摸!
        
    “哎你这痔疮感觉比之前大了呢?”乐乐边拿着湿巾擦着我的屁眼和鸡巴边
说。“天天坐着还管不住嘴能不大嘛!“刚说完乐乐小舌头跟泥鳅似的,就往屁
眼里转。“嘶。。。对。。啊。。嘶着小舌头,对往里点。。哎!草的!真会
。。。乐乐啊。。用舌头扫!对。。。扫周围!”我把玩着乐乐的骚腚!看着她
得白虎馒头逼,要不是鸡,我都想舔上几口!
          
    扒开逼门子往里一看,卧槽!里头还有点残存的精液!“乐乐!那老头子没
带套啊!还内射的?”我扒着乐乐逼道。
          
    “呸呸呸!你屎没拉干净!舌头尖都尝到苦味了。”乐乐擦了把嘴接着说。
“人家那老爷子出手可大方了!还不玩啥花活。像你,变着法的糟蹋人。”乐乐
又俯下身子一口含住我的鸡巴!“嘶。。啊。。草!着小舌头。。哎呀我去。。
草!他是不会玩,老逼灯啥也不懂!哎呀草!对深点。。啊。。对。。你这。。
功夫比之前强。。哦。。强多了。。对对。。马眼用小舌头扫扫!”我抓着她得
骚腚好悬没把她逼贴嘴上!“哕。。。呃。。。你这鸡巴擦完都有股子骚味。刚
擦时候你包皮里都是白玩意!你平常不洗啊!”乐乐因爲我猛地一顶鸡巴,插到
她喉咙干哕一声抬头说到!“草!这才有味!来我也伺候伺候你!”说这拍拍乐
乐屁股,她拿出套子用嘴给我套上鸡巴,翻身躺在床上!骚胯子一劈,我扶着鸡
巴对準她得骚门子,狠狠的贯入!“啊。。。你轻点!”乐乐拍下我屁股说!
          
    我扛起她两条腿,侧过脸就能闻到她得骚脚丫子!穿着运动鞋的小脚,一股
子淡淡的酸味!小肉逼一夹一夹的,好似小嘴嗦着鸡巴。“嘶。。啊。。啊。。
嘶。。别别。。别咬我脚趾头。。啊。。。哎呀妈呀。。。都没洗。。你咋这麽
埋汰呢。。啊。。。妈呀。。怼到逼芯子了。。。啊。。对。。使劲。。亲老公
。。大王八老公。。使劲草我逼。。。我逼痒痒!。。让老头子刚草完可刺挠了
。。啊。。。使劲。。。。。”她一叫床我就怕泄喽使劲憋着精,可他妈一憋憋
出屁来了!噗!噗!两声屁响!顿时满屋子的屎味!“你吃啥了!咋这麽味呢!
哎呀妈呀太臭了!着鸡巴咋还软了呢。别想别的听话,好好草草逼!媳妇等着你
大鸡巴头子呢。来媳妇给你夹夹鸡巴,夹的得劲不?”着小婊子的嘴是真会哄!
两句话鸡巴又邦硬!
             
    “着大鸡巴头子,出溜死小骚逼了。。哎呀妈呀。。。不行了。。快出来吧
。。射我逼里吧,啊。。。老公。。射我骚屄里。。啊。。哎妈呀。。着大鸡巴
头子。。。搅死我了。。。快。。快点。啊。。。。射吧。。啊。。。”她一顿
叫床我是顶不住!玩命的加速。我这一百八十多斤的体重把她撞的骚胯啪啪直响!
       
    “啊。。。不行了。。真不行了,射吧。射我逼里。。。我给你生孩子。。。
射我逼里老公。。快点。。。我逼太刺挠了。。。。啊。。。干。。对用力。。。
啊。。啊。啊。。。。啊。。。尿要出来了。。真出来了啊。。。。草出尿了
。。。要出来了。。。。。啊。。。老公。。”她没草出尿,我到是草出来精了,
鸡巴一跳一跳的排出精液。大滴的汗珠滚滚落下!“哎呀卧槽可出来了。。哎呀
我。。。草的。。。给我擦擦。。。”我喘着气说。
           
    着插进去到射精也就三分多锺!正喘呢,突然外头听着花姐大喊!“快跑警
察来了!”
        
    我脑袋翁一下!我可不想进去。我裤衩子背心也不穿了,直接拿手里。小乐
乐没脱衣服,比我可强太多了,放下小短裙子,拉着我就奔后门跑。我穿的人字
拖跑不快,我跟头把式的被拉着跑。我正甩着鸡巴跑呢!乐乐突然来了一句!
“哥。。。哥。。把小费给我吧。。。”我草!合着拉我跑,就是爲了要没来的
急给得小费!我这裸奔着跟她跑,刚要有种患难见真情的感觉!这下全没了。
“我操。。。你。。你也的让我有空找啊!”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我都看到
了,你右手裤子兜呢,都露出来!”乐乐拉着我跑,都不减速的说。我一看可不
是嘛!伸手就掏了出来。
           
    就在这时,左脚下突然一空,咔擦一声,胯下传来钻心剧痛!
         
    逃跑的路上正好有个缺失井盖的下水道。我这看钱拿钱的时候,黑灯瞎火的
一不留神左腿就掉落下去!因爲体格肥硕,在加上右腿没下来!正好卡到了两腿
之间的卵子!
        
    乐乐觉得手一松,回头就看到我卡在下水道的模样!惊呼!“哎呀我去!大
哥你咋整的!”说完这句,一点没犹豫,伸手去拿我手里的钱。“那个,你手上
钱我拿走!一会儿警察就追过来了!我先走了啊!”拿过钱!乐乐扭着骚腚就往
左边的胡同跑去!
          
    我刚要用最后一丝力气要骂着小骚蹄子,天空轰隆隆传来一声巨响,我条件
反射的看向天空,一道蓝紫色光芒由远及近的像我飞过来,只感到头脑一阵模糊
就失去了意识。
             
    在文工团厕所后的一块石头上。运行了一周天的道家双修决我,缓缓吐出一
口浊气。你要问,这怎麽还在厕所后头练呢。这事啊,还的从头说。
           
    首先,我穿越了,属于带着记忆降生的那种。穿越的地点也叫地球。可是这
里的中国。名字确变成了华夏。穿越的时间是建国初期,党内体质结构没变,但
是确怎麽也对不上我所熟知的那些名字,而且会有一些小偏差的出入。
          
    比如这里的国家主席叫孙平之,人们对他的崇拜与我所知道的主席是一致的,
经曆也大同小异。老婆的名字叫汪清。生平也同那个人相差无几。介绍了这个时
代的背景再说说着功法的由来。
         
    据我所知这个世界的武侠文化与原来的世界是一致,都是那种听过没见过。
说有吧,有没有人站出来证明。可就在一天夜里。父亲因部队有事没回来,就我
和母亲在家。
            
    半夜十分我被尿憋醒,都怪当天喝多了汽水,起身要去厕所。因怕吵醒着觉
轻的女人,换一身埋怨。我轻手轻脚的开门走出卧室。可确发现母亲的房间有动
静。以爲她偷人,想去看看这个平常庄严的女人淫蕩的模样,顺便抓住她得把柄
好要挟她就范。可我趴门缝借着月光看到的确是。一个邋遢如乞丐的老头子正趴
在没有任何反应的母亲身上驰骋!开始我还以爲着婊子口味重,可仔细一想不对,
这是遇到入室盗抢的贼人了。暗道卫兵们是废物。着他妈都进屋草大校夫人了也
她妈没个动静。本想大喊可又怕歹人发狠。
           
    我就蹑手蹑脚的退回房间,拿出在父亲那偷来的一个古董袖箭,着袖箭我试
过,两米以内射死狗没问题。再次来到母亲卧房门口要往里看的时候,就看门缝
里有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睛也在盯着我看。我几乎下意识的,对着那只眼睛的位置
按下了袖箭的机关,噗呲一声,袖箭洞穿了那只眼睛,袖箭从那人脑后飞出钉在
了对面的墙上。随即那人应声倒地。
            
    开始我本想呼救,可看到床上一动不动赤裸的母亲,我没有叫喊。戒备的踢
了一脚那个一身馊味的老头,见没反应。又接连照着他胯下补了几脚,看他没有
动静,这才确定是死透了。要说我怎麽这麽淡定,这事咱们以后再交代。
            
    紧接着来到床前。发现母亲是睁着眼睛的,而且眼球还能动。这是怎麽回事?
被什麽药弄的?还是别像武侠小说一样点了穴。哎算了先不管它,着千载难逢的
机会可不能浪费,想草着婊子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个生我的女人,叫朱伊瑾是着名的昆曲艺术家,天天的在家咿咿呀呀的吊
嗓叫春。每次看到她那卡其布裤子包裹的骚腚就想,狠狠干她的骚穴一炮。
           
    今天拜这个地上躺的所赐,得偿所愿了!我试了几下确认她确实不能动了。
赶忙去拿父亲的相机,打开灯调试好对着朱伊瑾的身体骚穴拍了起来。着雪白的
身子没有一丝的遐思,养育过我的奶头依然是粉色,刚被草过的骚穴,阴毛淩乱
纠缠。我扒开她得骚穴拍了几张特写,阴道的淫水昭示着它的主人,是多麽的淫
乱不堪。“被一个邋遢酸臭的老头子都能草的流淫水,朱伊瑾!你可真够贱的。”
朱伊瑾通红着双眼大颗的泪珠滚落。
              
    “嘿嘿,着就哭了。一会儿有你哭的。”我淫笑着说。脱掉裤衩,挺着已经
早已坚挺的鸡巴胯下正对着她脸的上方。“骚婊子,看看你给我生的着鸡巴可还
够伺候你?一会儿它可就要从归故里喽。”朱伊瑾的眼神变得不敢相信,和无比
的愤怒。她不明白这个让她骄傲懂事的天才儿子怎麽会突然变成,她所不曾见过
的模样。
               
    伸手掏入朱伊瑾的胯下,顺産过的她,居然没有一下插入四个手指。三根进
入的时候都可感受到她得紧致。找到g点,狠狠的抠挖起来。本就湿润的骚穴只
几下就寖湿了我的整个手掌。我抽回手掌,举到她脸前。淫水的粘性拉出丝丝淫
线,低落在朱伊瑾白皙的脸上与她红润的唇齿间。
               
    “自己的骚水味道怎麽样,好喝嘛?”我一脸人畜无害的看着她道。就如白
天问她,早餐煲烫味道如何的语气是一致的。泪水寖满了她得双眼,眼角的流淌
都不能泄干她眼中泪水,也许只有模糊了她自己的眼睛才能让她说服自己眼前的
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我用她洁白的脸庞擦干手上的淫水,用手抄起她修长笔直的腿,看向她白嫩
的脚丫,她每根脚趾都圆润松散。这是她每日用牛奶侵泡,在加按摩才有了现在
的模样。不得不说这个婊子在对自己的保养上是很花心思的。我把嘴凑过去,一
根一根的吸吮,舌头如蛇般灵活的穿过指缝。
             
    我抬头看向她说“味道真好,每天用牛奶泡脚就是爲了给男人吸吮吧?真是
个会取悦男人的骚货。就算古时妓女,都比不了你的这般心思。”说完我稍加用
力的咬着她得脚趾。那一丝的疼痛让她的眼神多了一点害怕。她真的很爱她这副
身体,爱到舍不得让自己受伤。
                   
    淫水旺盛的分泌着,寖湿了她那深粉色的菊蕊。看来它是準备好了。我扶着
鸡巴在她骚穴洞口挑刺画圈着,几次龟头的滑入都让满眼恳求不要的朱伊瑾,多
了一起异样的涟漪。我稍作停顿,用涂满淫水的鸡巴,猛地向前刺入。
               
    突入的疼痛让她,眼神刹然空洞!回神的时候那眼里表达的是屈辱和不可置
信。
               
    那里,那麽髒的地方怎麽可以进入呢,好疼真的好疼,胀痛的如果她可以叫
喊,也许这个院子里的人都会听到她得痛呼吧。
              
    我故意的没有做活塞运动,就停在那,让她的屁眼一下下律动收缩着。它仿
佛是一只掐住敌人咽喉的手,死死地竭尽全力的,要制服这个入侵者。我盯着她
得眼睛,直到从哪里看到哀求。我才如沖杀般的进出这从未开垦过的处女地!
             
    猛烈的进出,摧毁着那薄弱的抵抗,起初扼紧的感逐渐的消失直到全部拔出,
到在次突入的时候,才稍稍感受那可怜的一丝抵抗。淡淡的臭味不合时宜的侵染
着她与我的鼻腔。羞愧到几近崩溃的她被这味道唤醒又从新推向崩溃。
             
    出奇的紧致让我进出百余下,就有鸣金收兵的势头,我把鸡巴全部贯入,在
朱伊瑾的屁眼内,如棍般,狠狠的搅动着她本就流血的屁眼几下,让菊门的血与
屁眼内的黄爲着入侵者做最后的装扮。朱伊瑾的眼神再次失神。
            
    我再次猛然拔出,又贯入一个新的湿润所在。沾染血和粪便的鸡巴就这样直
挺挺的刺入这个,有着洁癖的女人骚穴中。突入的舒爽让朱伊瑾回神。我没有给
她所想的喘息。极尽疯狂踏阀着,这个曾经孕育我身体的所在。狠狠的攻陷破城
后精子如虎狼的,奔向着以无守军的所在。狠狠的糟蹋这,养育过它们的沃土。
             
    泄了精的鸡巴没有预想的软掉,憋了一夜的尿液也让我的膀胱发出了抗议,
我拔出鸡巴,对着朱伊瑾还在收缩的屁眼从新刺入。已是认命的朱伊瑾对这次刺
入,眼中以没有波兰。可没一会儿,感到肛门里被一股热流唤醒,本以爲是精液,
可精液又怎麽会射这麽久,疑惑少许的她意识到,那是儿子的尿。他居然在自己
的体内排小便!更剧烈的屈辱席卷而来。
           
    拔出时,朱伊瑾的屁眼没有流出一滴尿液看来她淫贱的屁眼喜欢尿液的灌溉!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boyuanqkw.com